单机玩家

头像是朋友画的。怪可爱就申请拿来用了
我上辈子估计是被冷角色拯救了吧。
待在乙女坑。
无脑吹。跳坑很快。
从心包。

🐟🐟🐟🐟

大头选手的哭泣。

宁不劫没画好就拿女儿挡一下叭。

宁不劫乙女-无题

♢就瞎叭叭的脑洞,逻辑蛮乱的嗐

♢弥补一下剧情里没去救他的遗憾。有ooc



少侠长得并不明艳,却是平平清秀之姿。若偶然瞥去一眼便觉清朗如风。 

 

其实,宁不劫亦是如此认为。 

 

不过这活脱脱江湖新秀的标准形象,一看便知少侠哪里经历过什么江湖风雨,现如今只是个愣头青罢了。宁不劫见过太多人太多人,其中不乏少侠这样新秀出身的侠士,可到底还不是从自身利益出发做出种种选择落得种种可悲可笑的下场。 

 

这少侠,也定会被世间的波涛吞噬,成为海底茫茫骸骨的其中一个。正因这样的想法,宁不劫并未在意少侠的存在。 

 

可少侠却时时闯入宁不劫的视线,也在不知不觉中一步步跨入宁不劫的局。 

……果真是个愣头青。 

 

———— 

 

“纵使万劫不复,我也要阻止你!” 

 

昏暗的地牢中少侠的面庞却被灯火被照得明亮,本是天真到轻易流露情绪,这时面上的坚毅更是轻易可见。可眉目中的那分担忧又从何而来?宁不劫无法想也不愿想。 

 

—— 

手杖一声落地,明火一轰而起。 

人自是惜命,何况是那名声初起的新秀,或许万劫山庄的这一关还能让少侠声名大涨。呛鼻的烟气弥漫,牵扯着胸腔的窒息感化作尖爪扣着喉咙,令人只得躬身咳嗽得以缓解,每每咳嗽喉间亦如万蚁噬咬,撕裂之痛难以忍耐。生不如死亦不为过。但本就有意葬身于此,何来疼痛之说。 

 

宁不劫自嘲地笑了笑,看着大火夹杂烟灰飘然绕梁,仇已报,活着的负重随之自然卸下,面对死亡也能够思想清明胸怀释然。 

 

 

“宁不劫!” 

 

火焰呜咽声中,这一声叫唤显得清晰有力。这其中的种种情愫交织,引得宁不劫不禁侧首。 

 

只见少侠迈着轻功躲避火丛,衣角被火苗咬住也只是拂袖草草拍灭,留下焦黑布料随其动作于空中飘扬。虽步步错乱却直直朝着宁不劫的方向,目标明了。 

 

…靠近了。 

 

宁不劫垂下眼睑,不间断的咳嗽早已令他说不出话,他无力地跪地,单手险险支撑身躯。他未曾想过有人面对真相选择原谅自己,也不曾想过在这片死火中有人来救助自己。少侠两次出乎了他的意料,反而让自己有些无措。 

 

人之初,……性本善。他于心中喃喃,或许少侠是对的,或许世间真有这样的人…自己这时又在期许什么呢,宁不劫用指甲掐着掌心清醒了几分,艰难地抬眼看向离自己只五步之遥的少侠。张口欲言。 

 

“你…咳咳咳…咳…咳咳” 

 

 

“你…!我想办法带你出去!” 

 

听着耳边少侠的声音,感知肩头少侠的触碰,宁不劫不由得阖眸握紧掌心。 

 

……这人,又靠近了。 



♢大概就是宁不劫认为少侠不值得救他,但少侠却一步步接近不断冲击他的世界观?(迷


《落花微雨终冷寂》

是个宁先生乙女的脑洞。文笔不好还私设多多乱七八糟(。对不住我要下手了。

私设是个师姐,学得医术虽不及宁先生。同样经历了那场大火,烧伤程度和宁先生差不多,但俺加了个玩家复活的设定活了下来。后来沉浸于 没有救下师弟反倒自己活下来了 的自责之中。与宁先生不同,她和少侠一个阵营。

…其他的没想好所以随缘吧。…


……

其实就是想护着宁先生看他意外之外的表情。爱情亲情不分吧。毕竟想嫖他(什

#是脑洞。有自家角色出现并且人体透视极差请注意!!!!

又名“撞宁先生有感”(什

我不会画猫不会画猫不会画猫只会喵喵喵


话说阴萝居然只有宁不劫一半高…。所以抱是够不到那姿势了,那只有钻斗篷了(但可能会被打残

p4就看作是宁先生半蹲吧。嗐

宁不劫 x 你

#“撞宁先生有感”(雾

#新剧情的新玩家,对宁不劫不怎么了解但还是写了(不要脸

#文笔不好小学生水平逻辑混乱ooc属于我

#呜呜呜呜宁不劫他娘的真的好戳我声音怎么这么好听我上游戏就是无限循环他的语音呜呜呜日心疼坏了还温柔的要命妈妈啊啊啊啊啊(疯了


设定是少侠还未知道宁不劫的身份。鱼姐姐事件之后。



“雨过横塘水满堤。” 

 

是雨。江南的雨丝丝绵绵,柔顺温和。虽一阵后又是一阵,反反复复,叫人也生不得厌。 

 

 

从处理了鱼子溪姐的事情后,少侠难得有了几日空闲,遂在这严城逗留几日足足体会这大好河川的秀丽。 

 

流连美景,恰遇梅雨。自从某日被雨淋成落鸡汤感了风寒好几日起,少侠便日日随身带把伞。这回少侠倒也较为从容地撑一把伞漫步细雨之中, 



有了几分雨的意境的体会。这场雨下得有点长,久了地面积起大大小小的水洼。瞟了瞟水洼,少侠到底还是少年,难免幼稚心志上身,专挑着水洼多的地儿走,还偏偏避着水洼。玩着玩着就有了几分较真。专注于脚下,不知往方向。 

 

 

“哼……。” 

 


忽感伞面大幅度形变,随即一声他人的闷哼。少侠愣怔中身子自觉地顺着弹力后迈一步以稳定身形。反而被伞面遮掩的视线中,那双忽然出现的脚连续后退几步的动作,却显露出那人的踉跄。 

 


——不好,撞到人了! 

 


从避水洼的兴奋中回神,当机立断,行动不过脑子。少侠便立马上前去扶助那人以免摔伤。慌乱之中少侠将伞柄随意搭在肩颈空出两只手去搀扶他,倒是心大无城府,并未感知到掌心下肢体的一瞬僵硬,待人站定,慰问的话还未说出口,扶着那人的手就被人拂了下去。 

 


“……走路小心。” 


 

温和的声线如同春风,倒是和这场雨相配。略略冲淡了方才的尴尬。 

 


这是在哪听过的声音。 

 


这么想着,少侠这才抬眼将所撞之人的面貌纳入视线之中。 


一身雪白的衣着,处在较为昏暗的雨中倒是明晃晃的发光,增添了几分仙气,若是方才撞上了还真一时分辨不出这是仙是人。不过不足的只有被雨浸湿了大片的大衣。 

 

是那位先生…! 

 

少侠对这口中的“先生“抱着不少的好感,但看他温和待人的态度,就不生厌感。说是谦谦君子吧,却又不对味儿。少了点应有的神秘感。词穷的少侠一时也找不到合适他的词。更何况这位先生身上,还有少侠最看中的一点:能和小孩子相处得下去。这样的人,对少侠说他是坏人,少侠也信不了。 

 

“抱歉,先生。…刚才,嘿刚才一心顽皮,没看路。冒犯了您,还请见谅。”少侠讪笑着挠了挠后脑勺,憨憨敬佩起自己这惹事的本事。 

 

“…无碍。”宁不劫不动神色地掸了掸衣袖,寻着了拐杖的支撑点,虽然早就察觉到少侠的存在,但也没料到这人会直直地撞上。不明的视线在少侠窘迫的面庞上流转了半圈,便垂眸敛了方才的独立雨中的难测神色。 

 

“少侠倒是……童趣 。” 

 


听得人意中调侃,少侠越发觉得羞意。这真的不是在说自己幼稚吗。? 

 


想着必须挽回自己未来大侠的面子要找合理的理由掩饰这回幼稚鬼的鲁莽行为。少侠视线不由得四处瞥了瞥,这才发觉眼前的这位先生竟未带任何雨具,那还得了??便又是急急忙忙地举起肩处的雨伞,为人挡去纷纷然的雨水。确定他不再处于雨中之后,方蹙眉婉言责备。“……先生怎只身站在雨里,也不带把伞。” 

 


“…要不先生先把我这把拿去用吧,以免感染了风寒,我也过意不去…。如何?” 

 


此时二人同处一把伞下,距离本就近得亲昵。即便是一息一动,也能触碰到对方。甚至能感到对方呼吸是胸腔的扩张。这少侠又是不畏生的,眨了眨那双明亮透彻的眸子,本是肇事者,却反过来责备受害者。本是提议劝说,这凑近的上半身却无不显露出 不同意我就强迫你同意 的意味。 

 


白衣先生无声地往远处挪了挪,少侠亦不避讳那生人勿近的气场,将伞再次送去人头顶,想法都直接地显露在脸上。这番下来,白衣先生反是显得没法子,站定默许了少侠的靠近。 

 

“…这把伞…还是少侠自己留着吧……咳咳…咳” 

 

见他话还没落音就是一阵咳嗽,少侠顿时急了心,生怕自己的冒失让这人病上加病。毕竟不知这人的倔强程度如何,所以只能自己这边妥协了吧。遂敲定了解法,小心翼翼地和这位白衣先生提议一同去不远处的草棚下躲雨。那双清明的眼眸之中,倒映着的有雨滴,有山石,有清流。此刻更有眼前的他。 

 

“……。” 

 

宁不劫敛眸遮掩眸中晦明,一向冷静的他面对这一抹清纯也不免错愕,复杂错乱的情绪在胸腔中做着交织。俄顷,淅沥沥的雨淋散了他的一声轻叹或是冷哼,令人听不清判不明。少侠到底还是经历的尚少,不曾体会百变的事态。宁不劫不禁有点好奇,当少侠面对真相时,会是怎样的姿态,又会做出怎样的抉择。 

 



“…也罢。咳咳…咳那…有劳少侠了。” 

 

少侠随即捎着劝说胜利的喜悦弯眸笑了笑,默默将伞柄倾了倾,让大半伞面去为这位先生遮去风雨。 

 



同一把伞下,少侠说起了江南的秀丽,面对身旁这人的聒噪,宁不劫亦不生厌,只静静地听着,时不时给予回应。 

 



只这时,雨中,伞下,二人同行。

#亲身经历#


一开始是太无聊追着猫玩。突然跳出个入帮邀请的事情。


太可爱了俺们帮主!!!!!

俺脑子里YY的帮主是比较腼腆,但很有志气的那种!想着他建帮时,现在大家伙儿面前,身为帮主的他反而怪不好意思地屈指挠挠面颊,面上逐渐浮现羞意。但不曾遮掩心中憧憬和志气。宣誓时那双明亮的眸中闪烁着坚定的色彩,郑重的告诉大家他的梦想。

我就:啊啊啊啊好可爱啊!!!!!!

Q:印象最深的语文课文是哪篇?

《项脊轩志》。觉得归有光很用情。“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班恩乙女-焐手

#好久不见文笔又没有了呢(尬
夜间产物我好困好困所以语句不通错别字请见谅。等有时间就改改。
#总之!元旦快乐!!

又是一年的冬天。

或许是午睡姿势的缘故,从每天中午开始,你的脸颊就和持久的暖炉一样,温度高而不降。反正你是不懂这其中的原理的。


当男人相对冰冷的手掌被你强制地全全覆盖在你的脸庞,阵阵凉意便袭上肌肤,合着面庞的温度却不突兀。在这冷热的交织下,热度的暂时解放让你甚至觉得很舒服。

你感知着这个男人的温度的同时,

这个男人也在感知你的温度。

班恩甚至感受得到你那区区面颊的温度化为电流,顺着十指爬上手臂再流通他全身。这么说是很夸张,但这种浮夸的说法也没法表达出他内心的愉悦。他的十指无意识地揉捏你的肉颊,听到你因舒适而发出的嘤咛,遂咧嘴无声而笑。

愈加放纵双手对你面庞的宠爱行为,直到你被迫着嘟起嘴唇,抬首轻锤他臂膀表示不满时。那双手掌越过了你的脖颈,扣住后脑顺借力道将眼前你这心尖儿上拉入怀中。

“班恩的怀抱真的很温暖,这是事实!但是这样的话温度是降不下来了吧!!?”

班恩乙女-新动作

。待改待改待改遇到班恩扛我就改(什
 。夜间产物语句不通意思不通请见谅。



“班恩?” 


眼前的男人俯下了身子,无声地指了指他的左侧肩头。在你疑惑的目光中,他抬起眼睛看着你,那双眸之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仿佛一个跃跃欲试或等待夸奖的孩童。思此,你一瞬失笑。

你虽然不明白他的意思,但实实在在地败在了他的眼神之下。千万种猜测划过脑海,终你迟疑着将双手放在了他的左肩。此时距离之近足以感知到男人轻微的呼吸,以及自己手掌下传来的他心脏的跳动。以至于你清楚地听到了从班恩口中传来的一声轻叹,其中笑意与无奈最甚。你的脑中胡乱分析着这声叹息的内涵,认为是这个男人在笑自己的笨拙迟钝。 


于是思此纯情的小丫头红了脸,鼓起腮帮不满地轻锤了爱人的肩头。 

“…!不许笑!” 





班恩同样抵不过你这样的神情,只能化被动与主动。他上前又一步凑近了你,屈膝将厚实的掌心贴上了怀中爱人的腰肢,轻微施力,那腰肢便无力般的靠在了他的肩头。悸动产生之时,再而蓄力于小腿一个运力,遂将你扛在了肩上。 

“诶?!” 


视野的变化引起了你的惊呼,你不由自主地支着臂膀抵着他后背,略微惧高的你,在爱人厚实温暖的手掌的稳扶中,出于无条件的信任,你不禁略略放下了恐惧不安。但是,将自己的全部重量都交付对方是真的太不好意思了!而且扶着自己的那只手放在大腿那儿也太犯规了吧!! 

你单手捂着发烫冒烟的面颊,无声控诉他的行为。 

于是在你和他提议过后,班恩将扶稳人的手从放在大腿处,改在了放在后腰。

班恩乙女-关于吃醋

*无由来的醋意。遇到的班恩都不爱我。
*夜间码字脑袋混乱描写错杂文笔不好。见谅。

没错。你吃醋了。

味还很大。但因为自己这内敛的性子,不会四处显示,那味儿只有你闻得到。

班恩抚慰动物时,那种氛围与游戏中大不相同。只谈瞧前者,届时即使戴上他的老伙计,柔和的气场也会无原则地散发。那厚实而温暖的掌心抚摸着那些动物的脑袋,灵性的家伙们也会蹭回去,甚者眯起眼睛享受他的顺毛。阳光镀身或是绿荫披身,那从内心散发出的温暖也足以作为太阳。

……太犯规了。

伫立一旁的你捂着脸颊,半晌只能发出这样的感叹。


即便认为这样的场景是天堂,但你就是很醋。说出来也许会显得无理取闹没事找事,但说实话你确实不喜欢班恩对其他人好,即便是动物也不行。内向型人的强烈占有欲无法得到满足。

想要独占他,又明知不能。那样的感觉蔓延至充满胸腔,如树藤的软刺戳着心脏,瘙痒而疼痛。只感受一瞬却时时刻刻会闪过脑海,无法忘怀。令人欲罢不能。






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自从那样的感觉滋生,你每晚的状态便是如此。每每在直白与否间徘徊无法定夺。

选择直白地告诉班恩自己的感受,不但显得自己的矫情小气,也会让班恩为难,毕竟你也明白班恩对动物的喜爱程度。

选择不告诉班恩而自我忍受,倒是省了不少麻烦事,但自己觉得憋屈,就很难受。

这样的状态出现一回两回,倒是能以噩梦为由,暂且在班恩的关怀中得到几分慰藉。

但那种令人吃味儿的场景几乎是每天发生。长久不能做出选择的你无法克制地反复如此,即便再粗心大条的家伙也忽略不了你的反常,更何况是他呢。

——————

又是一个夜晚。

你将整个人塞进被窝,皱着眉头靠着深呼吸缓解胸闷。蓦地感知肚腹上增添的重量,便知是班恩的手臂隔着被褥揽住了你的腰。

你眨巴眼睛努努嘴略微缓解了面部表情,原本调整好的“没事”的心态,却在你探出脑袋,在黑暗中与他表达担忧的眸子对视的一瞬,毫不留情地裂了条缝。

你笑了笑表示无恙随而颇感心虚地撇开了视线,不自觉地无法抗拒地顺着他的力道,更是得寸进尺地钻进他的被中。在满是他的气味的小空间里,取代被褥相隔触碰的,是肌肤直接相触,体温的直接感触。

枕着心上人的臂膀,感受着他的另一只大手轻拍着自己的后背,当他灼热的体温靠近敏感的脊骨尾一带,足以激得你满脸通红。你憋红了脸,轻轻地向他的怀里挪了挪,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遮掩。

但不得不说,这种被爱人的味道包围的感觉确实令人放松。这种慰藉中,醋味已被甜味代替,占据鼻腔。可那种极度不适感又怎能忘记?

思此你不由得又蹙起眉头,伸臂回应式轻轻地环住班恩的腰身,高热的脸堪堪贴上他同样高温的胸膛。感到他身躯一顿,明知是他在害羞,自己却也不由得跟着羞涩起来。

你踌躇半晌,终是咬了咬唇,断断续续闷闷地憋出一句毫无震慑力的话语。

“我...我...我吃醋了哦...!!”

黑夜的寂静衬托着话语的响耳。音落不待你埋进被窝进行逃避,随即是他的一声失笑,继而是鼻息的靠近与融合,再然后就是你所感知到的额门的一片柔软触碰。

班恩并不明白缘由,但他对你的真情实意使他没有手足无措。他不理解你的心思,无法言语的他尽其所能地用行动来安抚你。班恩只是弓起身轻轻落吻于你的额头,他用手将相对娇小的你圈进怀中,将你的红脸贴着自己的心口。以至于他能够清楚地感受到你的呼吸抚过因你而重新跳动的心。

“扑通,扑通…”

心跳声萦绕耳畔。

……你听到了。

那是忠贞不渝的誓言。

……太犯规了。